首頁 > 媒體關注 > 正文
《中國教育報》 | 助推鄉村振興,高校如何持續發力
發佈日期:2021-06-29 作者:呂慈仙 孫百才 李政 編輯:新聞中心 來源:中國教育報
字體: [大] [中] [小]

助推鄉村振興,高校如何持續發力

呂慈仙 孫百才 李政

浙江海洋大學何建瑜博士(中)帶領星頡實驗班學生開展貽貝增產相關研究。 沈家迪 攝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確定“實現鞏固拓展脱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是我國“十四五”期間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目標和任務之一。2021年2月2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意見》。隨即,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加快推進鄉村人才振興的意見》。

當前,對於高校來説,做好鄉村振興這篇大文章,需要積極應對鄉村新發展階段帶來的新挑戰,超前謀劃、提前佈局,持之以恆、久久為功。

高校為鄉村振興提供堅實支撐

黨的十八大以來,教育部直屬高校全部投入脱貧攻堅戰,成為中央單位定點扶貧的一支重要力量,走出了一條特色鮮明、成效顯著的高校服務鄉村基層的道路。

各地方高校面對本區域脱貧攻堅、鄉村振興的時代需求,主動將相關工作納入全校事業部署,尋求兩者之間的連接點、共振區,調整辦學定位和服務對象、優化學科佈局和專業結構、調整人才培養方案,直接為鄉村產業發展、生態文明建設、基層有效治理、鄉村基礎教育等提供智力服務和人才支撐。

筆者所在的課題組調查發現,經過若干年的實踐,我國高校已經基本形成了服務鄉村振興大格局的主要路徑,包括黨組織建設、教育扶持、產業提升、實踐教學、文化引領、生態恢復及醫療保健等多個方面。其中的典型案例有,浙江大學中國農村發展研究院在浙江省嘉興市平湖市成立鄉村振興專家工作站,增強鄉村基層黨組織戰鬥堡壘作用,實現黨建工作與鄉村振興的深度融合;甘肅中醫藥大學在甘肅省隴南市宕昌縣八力鎮衞生院建設遠程會診中心,定期選派專家到基層鄉村開展現場診療以及醫療培訓,讓農户就醫少跑路、少花錢等。

目前,國內部分高校已然成為服務鄉村振興戰略政策諮詢研究的高端智庫、體制機制改革的試驗田、科技創新和技術供給的重要力量以及高層次人才培養的集聚高地,為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提供了堅實支撐和保障。

當前仍面臨三大難題亟待破解

當前,我國高校在服務鄉村振興過程中仍然面臨以下三大難題,需要引起重視:

問題一:鄉村發展存在兩個“受限”。具體而言,一是鄉村持續發展動能受限。我國鄉村人口老齡化快於全社會平均水平,鄉村勞動力受教育年限低於全社會平均水平;加之產業、教育、醫療等領域嚴重滯後,農村地區很難吸引到外來優秀人才。缺乏足夠多的優秀人才和優質勞動力流入,鄉村地區就難以獲得持續發展的動能。二是農業發展現代化程度受限。2021年1月,中國農業科學院發佈的《“十三五”全國農業現代化發展評價報告》指出,全國農業現代化實現程度由2015年的58.1%增長至2018年的62.0%,表明農業現代化實現程度總體上處於轉型跨越初期,農業現代化還處於發展起步階段。農村農業發展缺政策、缺資金、缺設施的現實困境,導致難以充分吸納來自高校的人才、信息與技術。

問題二:高校支持存在兩個“缺少”。具體而言,一是依然缺少深入基層、潛心田地的內生動力。當前的高等教育評價體系,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機構和教師服務鄉村振興的積極性、持續度。去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對“破五唯”作出了新部署,有望從根本上激發高校更好地服務地方、造福鄉村的內在驅動力。二是依然缺少對農業項目、農村人才的外部助力。本世紀以來,很多科教項目往往聚焦大工業、高精尖、最前沿,更側重普適性、實用型的涉農項目獲得的外部支持相對較少,影響了高校支援鄉村振興的資源儲備與技術更新。

問題三:政策保障存在兩個“不足”。具體而言,一是政策系統性不足。高校服務鄉村振興是一項系統性工程,是人力、物力、財力的持續注入,是信息、資源、能量的系統集成。高校需要根據鄉村實際需求,結合自身優勢,有所區分、循序漸進地開展工作。儘管在這一領域已經有很多好的政策制度,但就總體而言,仍然缺乏推動形成完整服務鏈的政策文件和配套體系。二是工作協同性不足。各級各部門出台了諸多鼓勵高校服務鄉村振興的相關政策,但政策體系缺乏規劃,相關工作涉及到農林漁牧、地方政府等多個部門,工作中的協同性不足,難以發揮合力。甚至在高校內部,部門、學院常常是分別開展不同的鄉村振興服務項目,缺乏信息溝通及資源集聚,影響了工作成效。

協調好各方力量推進三項工作

高校服務鄉村振興,不是單向的資源輸出,而是建立在“鄉村振興共同體”基礎之上的多個參與方的協調發展、同頻共振。新時期,高校服務鄉村振興還需要做好以下幾項工作:

一是加強頂層設計,形成服務鄉村振興的政策體系。教育主管部門應當全面加強政策統籌力度,明確涉農學科乃至各高校在鄉村振興戰略中的具體責任,從系統層面出台高校服務鄉村振興的激勵政策和制度體系,強化高校服務鄉村振興的“推力”和“拉力”,提升兩者耦合關係的“耦合度”和“協調度”,推進高等教育與鄉村振興的協同互動。各級教育主管部門要主動加強與其他部門、其他區域的協調與合作,打破單一管理部門、單一服務對象的視野侷限,形成眾志成城、羣策羣力的助農工作氛圍。各高校應當充分發揮自身科教綜合體的綜合優勢,形成一種多方介入、全程協同的政策體系,匯聚促進鄉村全面振興的強大力量,形成“農民主體、政府主導、企業引領、高校服務、社會支撐”的鄉村振興共同體。

二是注重因地制宜,找準服務鄉村振興的“切入點”。高校服務鄉村振興要注重因地制宜。筆者所在的課題組調研發現,東部高校服務鄉村振興更多側重於文化振興和生態振興,中部高校服務鄉村振興更多側重於教育振興和產業振興,西部高校服務鄉村振興更多側重於產業振興和醫療振興。不同的側重點與各地“三農”發展處於不同階段、具有不同需求息息相關。高校服務鄉村振興,務必要因地制宜、精準施策,根據鄉村發展實際需求,抓緊培育緊缺農業人才,充分調動億萬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優先發展特色農林產業,讓產業成為鄉村振興的重要動力源。

高校服務鄉村振興要注重因校施策。各高校在制定“十四五”規劃時要通盤謀劃、統籌兼顧,結合自身的學科、專業特色,有的放矢地制定服務鄉村振興的適宜策略,找準服務鄉村振興的“切入點”。高校可以在學科建設、人才培養、科學研究、地方服務中,尋找農學結合的“契合點”,突破“以我為主”或者“以區域為主”的單線思維,不斷夯實基礎、擴大各方共識、建設創新機制體制,打造符合學校特色、滿足區域需求的農學合作平台。教育主管部門也可以針對不同類型高校制定差異化的分類管理和評價機制,不斷推進每一所高校服務鄉村振興獨特的知識空間、創新空間和共識空間。

三是強化內生動力,凝聚服務鄉村振興的內外合力。脱貧攻堅和鄉村振興,離不開“懂農業、知農村、愛農民”的“三農”科教人才。高校要注重選送一批思想品德高、業務能力強、工作態度好的中青年幹部,積極參與到鄉村振興事業中來。同時,還要注重遴選專業水平高、技術能力強的涉農科技團隊,提供全方位、全視角的技術服務。對於在脱貧攻堅和鄉村振興事業中長期耕耘的幹部和專家,高校在職稱評聘、職務晉升、績效考核等方面,應給予適當的政策傾斜和資源提供,以激發、維護、壯大廣大教職員工服務鄉村振興的內生動力。

同時,高校還要凝聚服務鄉村振興的外部推力,積極爭取、吸納、結合黨政部門、農工商企業、科研院所、社會組織參與到鄉村振興戰略中來,建立利益共同體和價值共同體,實現整體步調一致、統籌協調共進。除此之外,縣域和鄉村的農民專業合作社、鄉鎮企業、村股份經濟合作社也應當積極作為、相向而行,充分利用中心城市的空間擴散效應,積極參與高校的學科建設、人才培養和科技創新等改革進程,積極尋找合作的方向和載體,共同推進鄉村振興。

(作者呂慈仙系青島大學教育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孫百才系青島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院長,李政系寧波大學海洋學院研究員;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順豐國際集運客服】的階段性成果)

新聞鏈接://paper.jyb.cn/zgjyb/html/2021-06/28/content_596677.htm?div=-1

【順豐國際集運客服】

Copyright©2019 浙江海洋大學新聞中心浙公網安備 33090002000195號地址: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區臨城街道海大南路1號電話:0580-2550020傳真:0580-2551319

TOP